「大家都跟我說要愛自己,但我就是做不到。」

「那你覺得愛自己是什麼?」

「……我也不知道。可能就是對自己好一點吧。」

「對自己好一點指的是?」

「去買買衣服,吃好吃的,出國玩,去上課運動之類的吧。」

— 沈默 —

「你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嗎?」

「不相信。」

 

這是一段很常出現在會談室裡的對話,這是一個過於抽象的主題。

說出這些話的人可能是男也可能是女,可能年輕可能有點年紀,不分性別年齡穿著打扮以及一開始他們為何而來,他們都聽過「愛自己」這三個字,也覺得自己「應該要」愛自己,但卻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,要怎麼做,要如何靠自己讓自己覺得被愛。

這三個字實在太好用了。

安慰別人,鼓勵自己,寫篇文章,譜成首歌。政治正確又清新美好。

像能治百病。

但愛自己到底是什麼?

就是對自己好啊,你說。

什麼是對自己好?

吃好吃的,買想買的,出國旅行,自我充實,拓展興趣,跑步瑜伽,他說。

把時間與金錢花在自己身上,像是種投資。

於是投資自己就是愛自己。

 

是這樣嗎?

 

如果是這樣,那為什麼吃完好吃的、買了想買的、出國回來的、課都上完了,我們還是不覺得被愛?

這樣的愛,是不是像是我們身為父母但只給予孩子物質上的滿足。讀最好的學校,吃最好的點心,穿最好的衣服。但只有這些。

孩子什麼都不缺但還是離活在愛中好遙遠。

為什麼我們如此渴望他人的愛,我們覺得自己能夠愛別人,卻覺得離愛自己如此遙遠?

愛到底是什麼?是犧牲奉獻百依百順?是安全溫暖不離不棄?

 

愛就是自由。

 

愛自己就是讓自己自由,從條件與期待中釋放自己,給予自己免於恐懼失落的機會。

無需條件,當你以最最真實的樣貌存在著,而我愛你。

愛自己不是只准自己光鮮快樂。

很多時候,我們以為的快樂,我們以為的愛自己,其實只是麻痺逃避的包裝。

愛自己是讓一切的真實都被允許存在,不加批判,只是陪伴,全然接納。

你不會只愛孩子開心時,你不會只愛孩子乖巧時。

愛自己是放下所有的「如果⋯⋯我才是夠好的、值得被愛的。」

 

沒有誰能勉強你誰愛上誰,包括愛上你自己。

但你能愛上任何你願意去愛的,尤其是自己。

愛自己是一場無止盡的練習,需要給自己全然的耐心與願意。

愛自己確實像是場投資,只是不是將時間與金錢用在慾望的滿足與缺失的填補,而是用在理解與接納。即便改變也是出於願意而非應該。

 

當你開始問:「什麼是愛自己?」,你已經走在這條路。

我願意愛,你值得愛,我們不是因為應該才被愛。

願我們都能被自己愛著。

 

一起練習。